這個案例會提出來,表示很普通而常常發生。或許你及你的家人、朋友都經歷過。你或你們當時是如何面對?鑑定的過程,是否具專業的客觀?一個請不起律師的弱者,如何面對挑戰? 

首先說明,這不是穿越劇,而是標準的未來劇。發生車禍的當事人,在不能和解而提出告訴後,就必須走這套流程,最少要折磨你二年。檢察官與法官大部分對車禍不精通,所以就需要找所謂的專家、學者做鑑定來背書,以作為起訴與否及判決的依據。偏偏這些專家、學者很少真正投入車禍研究的。你說,車禍可不可怕? 

而最可怕的是,只因A(汽車駕駛人)在事故發生時,警察問A有沒有受傷?A說沒有。就這一句話,從此就是A噩夢的開始。案重初供,事發當日的筆錄很重要。雖然警方的筆錄(談話紀錄表)是可變跡證,但怎麼做?何時做才對?你知道嗎? 

時間是1075月,A汽車與B機車發生事故,有警方、店家監視器及案外車行車紀錄器。AB均受傷送同一家醫院,由同一位醫生急診,雙方均有開立診斷證明書。 

下表是警方分析及鑑定會和覆議意見:

        意見

單位

   A

   B

警方研判分析

右轉彎疏忽

未依規定讓車

車鑑會

行經無號誌交岔路口,疏未注意車前狀況及兩車併行之間格適採安全措施,為肇事次因

行經無號誌交岔路口,少線道車未暫停讓多線道車先行,為肇事主因。

覆議會

行經多岔路口,右轉彎時未注意右側來車,同為肇事原因。

於劃有穿越虛線處所,未讓主線車道車輛先行,同為肇事原因。

 

AB互告過失傷害。檢察官將A以過失傷害起訴,對B則不起訴。理由是車禍當時,A說自己沒受傷。而且醫生說診斷書之所以會寫「胸壁挫傷,檢傷4級 」是依 A自己說的。醫生雖有指示護理師給予靜脈注射級開立止痛藥劑,但依客觀事證,尚不足以證明A有受傷事實。不服,可於7日向高檢署再議。

高檢署很快地就駁回A的再議,理由是A無明顯傷勢且其後未再至該醫院門診追蹤治療。不服,可於10日內,委任律師聲請交付審判。 

律師的角色上場了。甲律師說可以打,一定要爭口氣回來。乙律師則反對,說B因車禍受傷是事實,A自己又有買第三人責任險,且只是小傷應盡量和解,若不能和解,頂多判2個月,易科罰金只要幾萬元,不要大動干戈的。而且找律師又要花錢,息事寧人就算了。更何況,交付審判的勝算微乎其微。認了,就當岳飛吧!

今天是聲請交付審判的最後一天。前些天調解時,因B開口要70萬,A的保險公司只願付17萬,B的律師認為不合理,因雙方落差太大而調解不成立。A放棄了,心裡有數 10天後的刑事準備庭才是挑戰的開始。看倌們,A能說服刑事庭法官贏回來?警方的研判分析、鑑定會、覆議會的鑑定哪一個才是正確的? A要脫罪,那麼容易嗎? 

在這一年多裡,雙方當事人、處理員警、醫生、調解委員、律師、檢察官均已登場,都各自有自己的角色扮演。是你,該如何面對?(參車主保鏢與十面埋伏http://www.tw119.tw/hot_cg82492.html

如果你是A,你要如何說服法官說所有對A分析、鑑定的理由都是錯的?也是對你不公平的呢?這個案子刑事一審應會在今年(108年)年底前判決。 最後有沒有機會逆轉?未完待續,請拭目以待。

朋友,你的看法如何?沒有路權的責任和有路權的負一樣大的責任,那以後就不要談路權了。
B車主因、A車次因,還勉強可以接受。
我的目標仍是主張A車無肇事責任。(2019.07.16

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