了解更多

上週三應當事人家人之邀到高雄高分院旁聽,她希望這件能有轉圜的空間
她曾是個名女人,早期發跡在大陸,五年多前(10181日)騎機車在無號誌路口與工程車交叉撞受傷,雙方因行駛路徑無法確定,纏訟迄今,合議庭審判長定下週三即126宣判。

本件車禍判讀不難,先看行駛路徑(即方向與車道),是誰的錯誰就要負責任,這個大致很清楚,但因警方將地面上的指向線畫成單行道的標誌,問題就來了。

車鑑會認為機車騎士闖單行道是主因,對造次因。
檢座立馬將工程車司機起訴,但司機不服覆議,
覆議會卻認為司機完全無責,機車騎士是肇事因訴,
但為時已晚。刑
事一、二審均判司機有罪,判刑六個月確定,易科罰金了事。
刑事簡單,司機有肇責1%即可判刑,民事呢?則依肇責比例來賠。
因警方現場圖將指向線弄成單行道,致肇因完全顛倒,機車騎士夠衰吧! 

法官將這個案子交給成大鑑定後,對機車騎士有利,但司機律師認為有疑要求說明,
結果,又變成有利司機(可見對方律師功力,詳如前文)。
法官心證已成,又無車禍調其他查證據,乃辯論終結,定
126宣判。 

坐在現場的我,知道完了。機車騎士的三位律師均表示很不樂觀,
因我對本件原有相當的了解(司機的財產我去封的),只因遠在屏東(案發地),鞭長莫及加上機車騎士腦部不太清楚,故不太願介入太深。但突然之間,正義感又起,不該見死不救啊!
 

回到台中,想起機車騎士那無助求援的眼神,就以一一九車主代辦的名字幫她寫了一封信給審判長。
請求審判長,刀下留人。因從專責警力疏忽(太離譜的現場圖)到車鑑會、覆議會到學術鑑定,
通通弄錯了,鑑定人也不到現場就關起門來,閉門造車,真是可悲。
 

把我的看法及現場圖錯、漏處與現場照片不吻合及鑑定疏漏處,一一告知審判長,
請求不要宣判,應再重送警大鑑定後再開辯論庭以明真相。

戴大姐,祝你好運。希望那封信審判長能收到並及時〝喊停〞。

上一個 回列表 下一個

訂閱最新消息訂閱最新消息  
Powered by www.url.com.tw