很多檢察官及法官均不熟悉車禍肇事原因,又為保持客觀公平,在當事人雙方對肇事責任仍有爭執時,絕大部份均會同意送車鑑會(○○市車輛行車事故鑑定委員會的簡稱)鑑定。

 

法官以車鑑會的鑑定報告來審酌是否有肇事責任及應負責任比例。

因歷年來法院採用車鑑會的比例高達93%以上,所以一定要在鑑定會前就要做足功課,

以便在車鑑會當場做完整而有效的攻防。否則,被凹了之後,要再覆議平反,就有些難度了(歷年成功率平均約16%),畢竟官官相護,太不給面子也不行。

 

所以如何在車鑑就一次搞定呢?就必需了解鑑定委員的組成及其專長(當然也需考量,當天是否有出席?因採多數決投票),因為有的委員根本不懂路口交叉撞與路段中碰撞有何差異?會前會的分析是什麼?意見領袖是誰?是一團和氣?還是分東南派、西北派呢?

 

哇!一定有人不服氣說:這怎麼可能?這根本不可思議!但別說不可能,因為你如何叫一個機械學、物理學博士或道路工程學博士都弄懂交通事故是要依當時號誌、標誌及標線及分析不同碰撞類型來決定路權優先次序呢?小圈圈,同溫層比比皆是。

 

常常會遇到當過鑑定委員的學者或律師們,大談我是(當過)鑑定委員,這個車禍責任應是如何如何的?讓他們臭屁一下(也沒去看車禍現場)無妨,畢竟是當過委員的。但若還繼續嗡嗡叫不停的,我就會偷偷的問他們三個問題,大致上他們就會安靜下來。

那三個問題呢?

一是,請問停車、臨時停車及暫停有何不同?什麼時候是起駛未讓?

二是,路段中車禍究責如何區分未注意車前狀況或未保持安全距離?

三是,路口的紅燈和黃燈的秒數都不盡相同,為什麼?依據?到那裡找?

 

還有很多因不同碰撞類型的車禍,警方蒐證的要點均各有不同,這在警方的現場圖及照片中均會顯示,只不過未被鑑定委員們作正確的解讀甚至誤解,才造成更多的岳飛。朋友們,千萬不要以為警察的水準就比鑑定委員差。沽名釣譽的爛好人多的是。

前些時候收到國稅局的補稅通知,甚感訝異。

到現場了解,才輾轉得知,是因某案件被法官不爽移送疑漏稅145萬,請國稅局調查。

我,真是無言啊!法官大人,你的正義用錯地方了。

 

你會說,逃漏稅、車禍鑑定委員與法官為何有關係?

這故事長達三年,我的客戶(下簡稱甲)無照駕駛砂石車與另一輛聯結車(下簡稱乙)在路口交叉撞,互告業務過失傷害,車鑑會及覆議會均認為甲是肇事原因,乙無肇事因素,檢察官就只起訴甲,刑事庭判甲業務過失傷害6個月,乙在民事庭求償400多萬元。甲的律師在高院刑事庭請求法官送逢甲大學重新作路權歸屬作鑑定。

逢甲大學依路口號誌時相圖鑑定後確定是乙闖紅燈,應負全責,甲無肇事責任。

 

事發三年後,案情逆轉,乙除強制險外,再賠甲290萬於民事庭上和解,車損另賠50萬。高院也判甲無罪確定,由這件事可看出車鑑會只用十分鐘就草率的完成鑑定。

而那些參予鑑定的蛋頭學者,我懷疑是真的不懂?或發現問題都不敢簽反對意見。更甚者,還有更離譜的鑑定報告出爐後送覆議,覆議會仍依照原鑑定意見作回覆。有沒有外力介入?我有許多案例可以說。我知道鑑定也是最大可能的推估,才符合公平性。當然,我也謝謝鑑定委員給我這麼多賺錢的機會。

 

我與國稅局的問題,出示發票存根聯就解決了,

甲這個客戶遇到我,是他的運氣好,死裡逃生,逆轉勝。

你呢?你的運氣好嗎?你知道Key Point在那?

 

P.S.這不是虛構案例,客戶逆轉勝要回公道(其中更有許多插曲,有機會在FB另述),但其中三年的心理煎熬,車鑑會的委員們:你們能體會嗎?

在高院審理時,法官曾幾度要求逢甲作更明確的說明才作改判,就更顯示律師在本案中的角色何其重要。張律師,也謝謝你的不放棄。

上一個 回列表 下一個

訂閱最新消息訂閱最新消息  
Powered by www.url.com.tw